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冬日八达岭

2016-02-04 10:48:27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林遥 | 责任编辑: 曾鑫

我一直认为,八达岭如果没有了冬日的风雪,整个长城予我的印象将永远都是一张苍白的素描。某日天近黄昏,彤云密布,战友相邀,于是冲寒踏雪而去。

其时天色微曛,略有飘雪,路滑甚是难行。行至登城口时,已颇有风霜之色。

山舞银蛇 郭东亮摄

夕阳,给西边山的轮廓涂了厚厚一层酡红,积雪的山峰遮挡了斜阳,投射出的一柱阴影划过空气,撒在东边山峦之间。风匀速地走着,没有翠色,却有满目的金黄,不是稻谷飘香的黄,是夕阳的金色侵没了草的缘故。没有声音。枯黄的杂草侵没在夕阳之中。冰凌凝住了草根,草枝在风中摇曳,簌簌地战栗。

八达岭古称天险,山势巍峨险峻自不待言。伫立城墙边放眼眺望,一条银装素裹的巨龙,蜿蜒倾卧于崇山峻岭之间,带着连绵而不可断绝的雄浑气势,始终如一地与一碧如洗的天空唇齿相依。听凭静谧无声的白雪,去守候具体而微妙的悠远境界。

长城之花 郭东亮摄

这是北方冬季特有的风,干冷干冷,吹打在脸上仿佛刀割一般。抹一把额头,没有汗,它还没来得及凝成珠,就已经散发在稀薄的空气中了。手掌却搂了一团冷风,从敞开的领口扑进胸膛,像是清新了肺,却钻进毛孔,透心凉。打了一连串寒战,心跳渐隐,节奏舒缓下来。

天空很黯淡。

看似浓烈的薄日照至地面时,却连最后一点儿热度都散尽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冻得让人鼻子发出“咻咻”声的寒意。

疑是神仙下瑶池 郭东亮摄

寒风,依旧平稳地刮着,看不见摸不着也听不到,却实实在在地冰凉刺骨。手扶垛口俯视,甲戈嘶鸣的声音仿佛在耳际回旋,四周静谧无声,留下一串似无休止的休止符。轻抚着那粗粝的砖石,是一种无可名状的悲戚,在无情的岁月镌刻出的皱纹里,却不知蕴含了历史多少的悲哀?

冷,一种深彻入骨的冰冷。可抬眼四望时,心却猛然炽烈地燃烧起来。这长城,这万古的雄关,在这某年某月某日的入暮时分,竟如此的深刻而鲜明!我被盈溢心底的股股涌动裹挟得不能自已,冲动地想为它当场颂歌一篇以解心头之快。于是许多断章残句涌到口边,试图去准确地描述眼前这豪壮的美,却没有任何词句恰如其分。我喟然长叹:于我来说,这庄严的华美,一辈子也不可能有足够的修养和才力来形容。我绝望于自己的捕捉词语的能力和记忆,不再强求,只有双手合十,虔诚地感谢历史折戟沉沙之后仍留存下这份慷慨悲歌的诱惑。

天空,困了似的,渐渐收起了它的亮色。抬头,就见一条柔白的曲线,渐渐变粗,变亮,是山的光影。那光影的中间,露出一钩细细的月牙,迅猛地增大着,越来越亮。我定定地看着它冉冉升起的过程——弦月、半圆、残月。终于,一轮圆月喷薄而出,高悬在一条银白的巨龙之上。拾级而上,脚下青色的石条,已被千百年来的岁月磨出了点点坑洼。愈高愈陡,愈陡愈高,越向上走,脚下的石阶,仿佛是越来越长。

雪花缓缓飘下,一片一片,一层一层。远处,亮起了灯,在白皑皑的雪上笼了一层淡淡的晕黄。触目之下,想起了一首歌,一首已经离自己好远好远,似乎再也无法吟唱的歌······

回去了,带着丝缕惆怅。回首远望,这个雪藏千年的经典,就是这样,始终不肯用世俗的目光来流露淡淡的忧伤和隐隐的伤痛,依然雄姿挺拔矗立着,注视着远方......

(文章摘自《延庆,延庆》 作者:林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