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人文延庆

妫川记忆--八达岭镇(二)

2016-02-28 16:08:44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曾鑫

古遗址类文化遗存

花家窑城堡遗址

花家窑城堡遗址位于八达岭镇帮水峪村东南约1300米,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6′56.6″,北纬40°18′52.1″,海拔775米。

城堡建于明代。明嘉靖十四年《宣府镇志》称此处为"花家窑口"。城址西南约1000米为石峡关,向南约150米为延庆段长城中独一无二的菱形敌台。花家窑城址已没有城墙遗迹,但从地形和位置考虑,其在旧时防御外敌入侵的作用上也不可小视。

石峡城堡遗址

石峡城堡遗址位于八达岭镇石峡村,处于深山峡谷中,现存面积11373平方米,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6′44.0″,北纬40°18′01.0″,海拔684米。

石峡城堡建于明代万历四年(1576),因山体上多有裸露的岩石,故名石峡。村中现存有"迎旭"门匾一块,长城博物馆中还存有从石峡村征集的"石峡峪堡"门匾一块,但已破损为五块,不过两块门匾上的落款均为"万历四年",可为石峡城堡建筑年代的佐证。明代这里曾是重要关口,属居庸关管辖,称"石峡关",关口位于村北山口处,山势陡峭,原山口仅容一骑通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历为军事重地。石峡城堡北偏西距石峡关关口1000米,正北1500米为花家窑城堡,城堡周围长城分布复杂,城堡原规模较大,可见明代时此处防御工作极重。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城墙已被百姓先后拆毁,现仅隐约可见一小段残损的城墙和城门的石条基础,但石峡村村民对长城的保护意识较为强烈,村域周围的长城墙体都得到了较好的保护,村民还在"全国优秀长城保护员--梅景田"的带领下,组成了"长城保护小组",轮流义务保护长城。

程家窑龙王庙遗址

程家窑龙王庙遗址位于程家窑村西坡地上,四周均为荒地,东侧约20米为村内南北向水泥路。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8′43.4″,北纬40°22′24.3″,海拔562米。

该庙始建于清代,为普通清式建筑风格,清末重修,坐北朝南,面阔一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通面阔3.0米,通进深3.7米,建筑面积11平方米。因年久失修,已于八十年代中期倒塌。现建筑仅存东侧山墙,木构件散落在遗址周围。

岔道泰山庙遗址

岔道泰山庙石碑 来自妫川记忆


岔道泰山庙遗址位于岔道村东的小山上,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9′40.9″,北纬40°21′27.6″,海拔687米。

泰山庙始建于明代,已倒塌,遗址面积约400平方米,四周生有多种野生灌木,并有人工种植的柏树。据乾隆《延庆州志》记载:"岔道泰山庙,明景泰元年(1450)僧道全,居士范新创建,成化二十二年(1486)重修。清雍正二年(1724)住持僧照贞募修。"目前,遗址上还残存有柱础2件,重修碑1通,四周散落有大量砖瓦。重修碑为明弘治四年(1491)重修该庙时所立,碑身通高1.45米,宽0.56米,厚0.13米,花岗岩石质,圆首,碑阳首额篆书双勾"东岳碑记"四字,周围阴线勾勒云纹。首题楷书"重修东岳仁圣行宫碑记"碑文楷书阴刻19行,每行36字,落款为:"寓宣府佟御河都司信都城百户辛春撰,寓高城郡云游散人崔璋篆额,寓新□郡中山范麟镌书"。碑文内容记述了景泰庚午年(1450)僧道全、居士范新创建泰山庙和成华年修复该庙的情况,以及弘治年间重修的经过。碑面剥蚀严重,字迹不清,辨识困难。

岔道点将台遗址

岔道点将台 来自妫川记忆


岔道点将台遗址位于八达岭镇岔道村西南,烈士陵园东70米,占地面积63平方米,四周为新建的停车场。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8′50.3″,北纬40°21′36.5″,海拔561米。

点将台始建于明代,原为明代当地驻军进行军事演练的场所,俗称"点将台"。2004年,由北京市古建工程公司对其进行了修缮,将黄土夯筑的点将台用砖石包砌。现"点将台"正立面为梯形,上、下面均为正方形,上边长为7.4米,台基边长为7.9米,占地面积60余平方米。台面条石长1.3米,宽0.5米。台面中心为条砖海墁,砖长0.39米,宽0.19米,点将台西侧筑有17级垂带踏跺,踏跺长0.8米,宽0.3米,与点将台相接,可自下而上登上台顶。现遗址保存状态良好。

大浮坨烽火台

大浮坨烽火台 来自妫川记忆


岔道三号烽火台 来自妫川记忆


大浮坨烽火台遗址位于大浮坨村北,大浮坨泰山庙东北30米处,地理坐标为东经115°57′14.1″,北纬40°23′00.1″,海拔455米。

烽火台始建年代不详,但根据地理位置考虑,其应与南山路边垣相联系,因此,其最迟也应于明代嘉靖年建成。大浮坨烽火台占地面积1440平方米,现东侧及北侧为耕地,西侧为村内南北向乡间土路,南侧为民居。现存建筑形制正立面为梯形,西北侧坍塌严重,残高13.6米,顶部最宽处为10米,夯层厚0.06-0.2米,顶部残存有碎砖瓦。地面砖尚嵌于台上,砖长0.44米,宽0.22米。烽火台四面均有认为挖掘痕迹,南侧高约10米处的壁上,有两个人为开凿的大洞,遗址整体受雨水冲刷及风化严重,北侧坍塌处上方建有一蓄水井。

大浮坨村距岔道古城3公里,距南寨坡遗址2.5公里,村中现存有泰山庙、三官庙及马神庙,有一定的文化发掘价值,因此建议村委会加强对大浮坨烽火台的保护,为进一步开发利用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

除大浮坨烽火台外,八达岭镇还留存有烽火台7座,砖瓦窑遗址5处。7座烽火台中,除石佛寺烽火台为毛石砌筑外,其余均为夯土结构。夯土结构的烽火台均分布于镇域西部平原地区,是明代宣府南路长城南山联墩的重要组成部分。明宣德年间,宣宗弃兴和(今张北一带)而退守龙门,虏骑越万全之野狐岭东进宣府。开平(今内蒙正蓝旗一带)遂孤悬于北,失援难守。宣宗由是再弃开平,退三百余里而守独石。宣府随即成为居庸之外直接护卫陵寝、京师之要冲。南山联墩属南山防线重要部分,其位于延庆、怀来平川之南、军都山之北缓坡地带。南部山脊之上即为蓟镇(后为昌镇)长城。关沟贯穿南北,居庸关坐落其间,八达岭口封挡其前。宣镇岔道城与蓟镇八达岭口毗邻,踞其外仅三里许。长城内侧,便为明陵、京师。若居庸一带失守,虏骑可于二三时辰内直驱北京城下,不再会有任何障碍阻隔。

南山联墩为兵部侍郎江东疏请修筑,其疏曰:"夫向自开平失手,兴和内徙之后,而宣府遂失门户之防,以故胡马长驱,延及堂室,难于备御。况滑(通猾)虏自嘉靖二十九年内犯,由镇边城溃墙而出,愈知我中国地里之险易,兵马之强弱,时遣奸细入探道路,以窥伺内地······修筑南山以安畿辅,诚经国安边大计,宣府目前急务莫有过于此者······先任总督尚书许论与臣交待之时,亦拳拳以南山隘口逼近京畿,极系紧要,早宜修筑为言······南山一带,实为居庸一带内口屏蔽······居庸东北,自岔道西抵龙爬山止,共隘口一十八处,长亘一百零三里五十步。每百五十步筑墩一座,每二十座室内筑小堡一座"。

南山联墩于岔道城设守备一员,听兵备副使提调。嘉靖四十五年又添设参将与柳沟城,联墩守备听命于南山参将,南山参将由怀隆兵备道提调。怀隆兵备官直接听命于宣大总督。联墩西段自岔道城延长至龙爬山,属居庸外围、宣府后身防线。于此防范"奸细入探"、阻止"猾虏内犯"。联墩于岔道城设守备一员,往来指挥。

6处联墩均为方形,残高3.6至7米,周边多为树木,保存情况较好。5处砖瓦窑均分布于程家窑村东北的山区,多已坍塌至地标。窑均圆形,直径约4至5米,壁厚0.3至0.5米,现存最好者露出地表约1.5米。5处砖瓦窑较为集中,其中有3处砖瓦窑间距不足3米。究其原因是因为附近的土质黏性更大,更适于烧制砖瓦。这也充分证明了长城修筑时就地取材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