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烽烟岔道(一)

2016-02-28 16:10:18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林遥 | 责任编辑: 曾鑫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岔道城东南三里处,便是八达岭长城。在历史的痕迹里,八达岭远比岔道城有名气。历史的痕迹,经过了雨雪的磨砺和剥蚀、风霜的雕琢和磨炼,更像一面镜子,反射着时光的变迁与曾经的丰美,并以其特有的魅力唤起后人深沉的鸿泥之感。

岔道城对于八达岭来说,就是一抹浓烈的血痕。

岔道城在战国时叫三叉口,又名永安甸。最初这里无城,但作为居庸关前哨,历代均在此驻兵。这里在元代时是从大都到上都的必经之路,北与通往四海的外长城相连,是居庸关外重要的军事城堡和驿站,"嗒嗒"的马蹄声响过,整个山野都会显得空旷而寂寥。

时间如同风一样掠过,雕刻和剥蚀着一切,又留下了依稀的神秘和后来的期冀。岔道在岁月的风车里演变成了一个偌大的历史符号,凝结在历史的长河中,流动在世世代代在此生息的子民的血脉里。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长城外的腊月天气,寒意犹重,朔风铺天盖地。站在岔道城前眺望,天空出奇的蓝,视线极好,可以清晰地望见远处长城蜿蜒的身姿。

我打了个寒噤,一种悲凉和沧桑从心底油然泛起。

这种悲凉和沧桑从接近岔道城的一刹那,就刻进了心灵。岔道城从设立的第一天起,定位就是军事要冲和交通要塞。

明嘉靖年间训按西关御史王士翘曾评论说:"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逾岭数百步,即岔道堡,实关北藩篱。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关也。"

四百多年前,这里是长城的前哨,军民杂处,是驿路的中心。如今,曾经的喧嚣已是东逝流水,经过岁月筛滤,留给我们只有这些残留的遗迹、无数的叹息和一份沉重的心情。

岔道城西门前,是一条由大小不均的石块铺就的道路,这就是昔日的古驿道。路面坚硬而干净,看不见什么浮尘,只有败絮堆积在道边。几百年了,风,紧一阵,慢一阵,不停地吹着,吹过蒙元,刮过明清,早已把浮尘吹尽了。

岔道城风光 来自百度图片

走进城门,沿台阶拾级步上城墙,却只见这些城墙默默地站着,没有一丝表情。岁月变迁,它们早已变得淡泊,变得惜字如金。

我只好借助想象,让思绪穿越时空,回到元朝,回到明清时的岔道城,猜度在风尘的雕刻里,这里到底还有多少已经彻底消失了的珍贵的记忆--在我的想象下,残垣断壁复原,岔道城再现了--当年这里一定是市井繁华、人声鼎沸,昔日的人们像今天的饮食男女一样争名逐利、生活庸常,享受着短暂的人生快乐。这里是一个大客栈,住着南来北往的商贾,住着满腹诗书的文人墨客,也住着那些被谪贬的官吏。这里有一个酿酒的作坊,酿着北方汉子最爱的、呛得人咳嗽的"烧刀子",浓醇的酒香一直飘满了整条街巷。对了,还有酒店,那可是英雄、文人墨客和侠客最喜欢去的地方。那就把前面那截土墙还原成一个酒家吧。店门前,立起一根旗杆,高高飘着"酒"旗。街上挤挤挨挨的人,汉人、蒙古人,穿着袈裟的僧人,他们有的骑马,有的骑驴,而那些桑梓先辈们则牵着骆驼在这里栖息,抽一袋旱烟或者喝几口老酒,笛子奏出的乐曲唤醒了遥远的家乡往事,还有那大槐树下的别离之泪。这里游走的还有妓女和窃贼,马帮和强盗,绸衣人和布衣客,草帽者和毡帽者,大明王朝执戟持刀的戍边士兵以及无时无刻不在演绎着的那些永不见天日的故事--缠绵悱恻的爱情,绝望而无奈的背叛,冷酷而无情的杀戮······

然而,西北来的寒风浩荡扑来,我踉跄了,身心都寒了起来。我哈一口热气到手掌,才定下心来睁眼。我蓦然憬悟,刚才的想象苍白无力,岁月的剥蚀下,今日已然根本无法走进这座城池的内心深处。

我只能痴坐在城墙的残砖上,和岔道城直接地接触,用手触摸着那些泥土。泥土干燥坚硬。我把脑袋抵靠在粗粝的城墙上,闭目静听。这时,我从那厚厚的泥土中,好似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呜呜"声,这声音来自远古,来自深厚的泥土,就像劲风刮过荒漠发出的叫嚣。

(文章摘自《延庆,延庆》作者:林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