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烽烟岔道(二)

2016-03-21 11:29:02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作者: | 责任编辑: 曾鑫

梦幻山乡 赵敦摄

来自北京延庆官微

《延庆州志》记载,岔道有两路,一到怀来卫,历榆林、土木、鸡鸣三驿至宣府;一至延庆州、永宁卫、四海冶。路在此分,故名"岔道"。

明万历三年(1575年),怪才徐渭应同窗宣府总督吴兑的邀请,长途跋涉,从绍兴老家到宣府,共商守边大计。回程时,徐渭来到岔道。那是一个飞雪连天的下午,徐渭要经由这里进入居庸关,返回京城,风雪中岔道城的雄姿吸引着怪才的目光。他仰着头,沉思良久,微眯着眼,手捻须髯,写下了《岔道城北高台值雪》。在诗中,他把岔道城比喻为屡攻不破的"昆阳城",赞叹说:"莫讶金汤坚若翁,昆阳小城古来坚。"

文人的魔力,在于能把生僻的角落,变成存在于人人心中的意象。我仿佛能够看到徐渭褪色的青衫,在历史的折缝里漂浮。

从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兴建,到了清顺治元年(1644年)清兵入关,岔道城失去军事意义。其间,岔道城历史上有记载的战争就有十余次之多。站在高台上,我仿佛清晰地看到了蒙古铁骑攻破岔道城时的悲惨景象--

凶悍的蒙古骑兵骑着马,挥舞着马刀,在岔道城逼仄的街道上任意地烧杀掳掠。岔道城上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大名的战士姐姐败退,手无寸铁的百姓在蒙古骑兵的追杀下窜逃······

然而,岔道城一次次重建,坚强而又执着地站立起来,听凭战争的马蹄、风中的刀刃、杀戮的双方和火焰燃烧的旗帜,在耳畔呼啸而过。顽强的不仅是民族的生命,更是重建的希望。于是,历史烟尘中,驼马依旧川流不息,商贾依旧熙熙攘攘,文人志士也依旧来往频繁······

透过晟色,透过朝霞中灿烂的光芒,我看到蓝天白云的衬托下,今日的岔道城赫然裸露出古老的容颜。

来自北京延庆官微

来自北京延庆官微

来自北京延庆官微

四百多年,倏忽间就从历史的卷帙中翻过。明代中期的烽烟,在皇帝和大臣挥动的手指间渐次滑落。昔日的悠悠驼铃虽然早已湮灭,那古人笔下淡淡的斜阳,却依然不倦地注视着岁月的车轮留下的征尘辙迹,默默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走在岔道城的主街上,修缮后的关帝庙、城隍庙、衙署,层瓦如鳞,掩衬于绿树薄雾间。它们是古老而悠远的,如果不是某些窗台下安装着的空调室外机,街上和店内现代人晃动的身影,昭显着这是一个现代文明的时代,你会以为自己正穿越在远古的时空中,流连在一个几百年前的古镇里。

"岔道秋风"的回忆早已写进了历史。经历数百年的风雨,今天岔道城的人们,长年累月地耕耘在田园里,静听北风低啸,如此从容,如此安详,如此坦然与恬淡,如此坚定与执着。

当我们扫去历史的浮尘,掘开岁月的覆盖,那些酿造着祖先文化的陶铁铜石,依然如玉般闪烁着民族命脉的光辉。而今和平的歌声早已取代了古时的厮杀声,临街的民居都改成了民俗旅游接待的店铺,汽车的笛声取代了驼铃声。朝阳洒落在这冷峻厚重的黄土城墙上,晨风抚弄着城中古树的枝丫。

我回首向身后望去,岔道城青砖乌瓦的建筑鳞次栉比,屋脊在上午的阳光里显得有些迷离,似乎有薄薄的炊烟在城的上空缭绕。街道静谧,偶有汽车的鸣笛在胡同里想起,脚下的石子路"沙沙"作响。这一刻,那些斑驳、残缺的历史痕迹,却是那么的深刻,又是那么的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