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一起去看长城杏花

2016-04-26 16:03:40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杨臻 | 责任编辑: 杨臻

杏花长城 郭东亮摄

古长城 司达摄

在北方,大凡有山的地方就有杏,且细分了家杏和野杏。家杏果实饱满,味美香甜;野杏却大多酸涩,鲜有口感上好的佳品。但早春的风最早催开的却是杏花,不管是家杏还是野杏,几乎同时绽放枝头,竞相争艳。“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清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杨万里的五绝咏杏诗,道出了杏花开放的变色特点:含苞待放时,朵朵艳红,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渐转淡,到谢落时就成了雪白一片。

有三四中版本的十二花神,杏花都排在了第二,其形象代言人士大美女杨玉环。本来美女喻花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毕竟“花容月貌”都是养眼的景致,可这十二花神里捉鬼的钟馗也称一神(五月石榴花神),与另一种版本中的公孙大娘争高下。只因石榴花开时正值端午,每家多贴钟馗以辟邪,于是石榴花和钟馗拉上关系——很是牵强。倒是《红楼梦》里的探春与杏花颇有缘分。在书中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探春掣签,她抽到的是枝杏花签,签上写着“瑶池仙品”,并引入高蟾诗句“日边红杏倚云栽”。唐人高蟾有诗《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云:“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愁未开。”这落地人未曾料到后世的大师会将他的诗句融进一个寓意深远的生日Party,任凭一帮生活优裕的“富二代”们嬉笑。

由于海拔的原因,八达岭的杏花需是在惊蛰末到清明期间才开放,比北京城里要晚十天左右。在中国的长城中,八达岭长城最具雄性气质,其飞腾山脊、大开大合的气势,分明就是一位披坚执锐的武士。他执戟仗剑,风云际会,棱角分明,绝无矫揉造作、颔首扭捏之态。也因了这个缘由,造就了八达岭的长城杏花红包白斑金黄蕊,隐隐有铿锵之骨、侠傲之气。想想也是,在长城内外近五个月的严冬笼罩下,除了常青的松柏,四叶林衰草枯,生机暗淡,突然间春风陡至,在周边草木尚还干黄时,杏花已顾不上小儿女的娇羞,如壮士猛醒般第一轮开放,让山脊上的古长城顿增颜色,于刚猛中平添了几分柔情。

八达岭外的杏花是成片怒放的,仿佛二月的花神走到此处也颇受塞上豪侠的感染,不再凌波微步,不再颔首低眉,柔枝化金柝,罗裙换铁衣,朔气开合,一剑霜寒。此时的长城杏花不是白居易“赵村红杏每年开,十五年来看几回”(《游赵村杏花》)的疑问,不是韩愈“居邻北郭古寺空,杏花两株能白红”(《杏花》)的素描,更不是张籍“废苑杏花在,行人愁到时”(《古苑杏花》)的悲苦,她是郑谷“不学梅欺雪,轻红照碧池”(《杏花》)的清高,是梅尧臣“不待春风遍,烟林独早开”(《初见杏花》)的孤傲,是范成大“浩荡风光无畔岸,如何锁得杏春园”(《云露堂前杏花》)的慨叹,更是王安石“纵被春风欺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北陂杏花》)的豪情。

冬去春来,在八达岭上看长城杏花,如饮一碗塞外的春酒,香浓中含着刚烈,清新里蕴涵执着。长城魂从两千多年的砖缝里溢出,铺满了雄性的山峦,给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以无尽的坚强。

长城的杏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