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淡">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浓淡一方园

2016-06-06 11:15:33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杨臻

画山秀水 郭东亮摄

“袅情丝,吹来闲庭院,摇荡春如线。”“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听着昆曲,从这方园林踱步而行,总是能够唤起我内心的柔情。徜徉在绿草碧水之间,韶光流转,总会让我默默无言。

妫水西流入城,悄悄地蓄了一个湾,东西皆有湖,中间则构筑成一方公园,名夏都公园。东湖百美俱备。列岸青山,浮舟烟水,各以其苍茫诱人;西湖小桥亭阁,花木长堤,各以其清幽动人;冬梅夏荷、春梨秋菊,各以其香色撩人。然而能让游者体味优雅之美的,则是两湖之间的这片园林了。日日穿园而过,脚步总会放缓,心情也会愈发静谧,不觉光阴之逝。

此园之美,在乎有高低起伏,有藏有隐,有动观、静观,有碧波,有雕塑,有节奏,宜细赏。人游其间的那种悠闲情绪,是一首诗,一幅画,是宜坐,宜行,宜看,宜想,而不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走马看花。亦如怀中播放的昆曲,一唱三叹,曲终而味未尽。此刻,正是相得益彰。

十里妫河,从城东蜿蜒城西,宛若一条碧玉的项链,使延庆这个古老的小城洋溢着青春的神采。漫步缓行,沿着岸提一直地走下去,总是走累了,你才会惊觉,身后已经走过了很远的路程,而眼前,仍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青草更青处;在碧波荡漾的水面泛舟,撑一条小船随风游弋,当你忽然发现此岸已远离的时候,遥望对岸却依然渺茫。

 
夏日风情 郭东亮摄
 

春夏秋冬之四季,寅卯酉戌之四时,风雨霜雪之四候,我都曾在木桥上悠悠走过。烦恼时,此处可以寻清静、寻旷达、寻淡泊、寻天籁;欢乐时,此处有花朝、有月夕、有啼萤、有雾树。仲春后,晚秋前,这里游人很多。红男绿女,携来歌舞,人不稍歇,物无遁形,清幽园林成了繁华香市。但一年总有一半时间,这里林静园空,人声沓沓。此时此地,在这岸边曲折逶迤的小道上,往往只有我一双芒鞋和法国诗人普列维尔的一首《公园里》:

一千年,一万年

也难以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土尚冻、草未青的早春,你若是在寒气还酽的清晨来到这里,清浅的风景,让你体会到潜在的与人类沟通的自然精神。远处,林木掩映处的灵照古寺,展现出文化流畅的曲线。柏树兀自苍苍的绿,草坪尽头那几株老树伸出的苍劲有力的枝条。乍破的冰面,流露出欲亮还暗的波纹。它们和谐地组织在一起,形成至深至大的宁静画卷。

在这轴画卷中,仿佛隐藏着一种比宗教更为神秘的东西,一如老子创立的“道”。这位远古哲人理性的亲近自然的态度,被6世纪后兴盛起来的禅宗加以深化。在这些世外高人的生命中,自然不再是人类精神的对应物,而是人类精神本身。

我徜徉在这方园林里,也共同存在于老子的“道”中,威仪而亲切,庄严又浪漫。这时,这里没有丑陋,没有骚动,哪怕是在烟火那边升起的红日,也是那样的悠然自得,丝毫不以壮丽来取悦人心。

一年四季,各有心动之处,然而最佳的时辰,还是大雪纷飞的隆冬之初。这纷扬的雪,不像长城上的雪那么坚硬,却迷幻如萧、轻盈似蝶。这时候,你穿过草坪,踏过小桥,站在岸边的长堤上,超前眺望,最远处的一痕,是苍灰的海坨山麓。从山根逼到眼前的,则是这万顷湖水。湖中心的小岛,亦是蒙蒙的灰色。这时你再回头看,草坪上悠悠的白,如照着古寺的月光;树上的白,飘飘然,像少女素丝的长裙;雕塑上的白,硬朗朗,像一羽刚刚出茧的蝶儿,而灵照寺翘檐上的白,轻轻的,像一袭幽人的梦。

白与灰,素朴与深沉,组成了公园最为鲜明的个性。身临其境,伫立于斯,你感到鸟声是多余的,花香是多余的,烟霞是多余的,笑语是多余的,身畔的一切,皆是多余的。

信不信已经由不得你,这里的时光,已经羽化了美丽,剪破了画卷。你唯一可做的,则是取来梨花盏,斟满窖藏了多年的北地高粱,倚着满园的风雪,一滴一滴地独酌起来。

这样的独酌,一醉就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