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美丽延庆 > 生态延庆

夏都冬雪

2016-11-29 11:17:17 | 来源: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官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吕欣

夏都冬雪,百媚千红外的情之所钟。

时序更迭,一夜西风。玉尘轻散,小城便渐渐婉约起来。街巷旁的树木,似林花初放,粉萼琼蕊,颇有几分江南梅花的韵致。微风过处,便若花瓣一般,零零落落,满眼是细碎的风情。那些低矮的绿植,被雪薄薄地覆盖,白中隐青,如淡墨微痕,极易寻得一分雅致和三分清丽。

雪下得久了,万物便是珠圆玉润的模样了。那些挂满了积雪的树枝,圆润细腻,温婉柔和;而在那尖尖的屋顶,雪便随着瓦形,起伏错落,层层叠叠,舒缓安逸。三三两两踏雪的人们,于纯净的苍茫里,无惊无忧。不担心流年似水,也不担心转瞬白头。只想遇一番清澈,拥一怀简约。若是微雪天气,便可绿蚁新醅,就一束照人鬓发眉须的炉火,与好友细品慢酌,高论豪情或闲说惨淡。亦可小窗闲坐,对一盏香茗,握一卷诗书,听那明眸皓齿女子浅吟低唱,唱李易安或者柳屯田······

夏都的冬天,空旷清寂。雪天,极适合行走。四顾无人的雪野,苍茫辽远,渐行中,似是不断逼近苍天。灵魂的纯粹与伧俗在浩荡的洁白中纷争对抗,内心便于瞬间升腾起一份庄严的感动。纷落的雪片,如季节里破茧而出的素蝶,于朔风的冷冽中,舞动一段生命的轮回和大美。

小城的雪,不紧不慢,不刚不柔,不浓不淡,是那种近乎儒家的温和敦厚。而山峦之上,景致却是大相径庭了。高山冷寒,那雪便是从云合且散,因风卷复斜,似飞花或残甲,弥漫在灰白的苍穹下。此时,无所谓高山峡谷,无所谓天地树木,一切都笼罩在白色里。倏然地想起关西大汉,想起“铜琵琶、铁绰板”,想起苏轼的“大江东去”。喜欢雪,些许缘于景致,更多的是一种情怀。万物起落,都自有风骨。如雪,便是不折不让、不媚不从了。

雪渐渐地停下来,远山似玉龙静卧,沉寂无言。那些树木似清高隐逸的文士,有一种道家的绝俗,高贵而落寞。又恍若天地间宾朋满座,白衣胜雪,或与山风对弈,或笑看涛生云灭。待得云开雾散,阳光便将远方和旷野演绎成一幅水墨。以纵横交错的山脊为界,山峦被阴阳温差雕刻成黑白相间的色块,兼之似有还无的残雪隐约出的灰色,天地之间便似悬了一幅精巧细腻、棱角分明的刻版画,大气磅礴,韵致天成。

巍峨海坨,朝暮中霞冠罩顶,晴空下云带束腰。雪后的海坨,背衬湛蓝天空,庄严肃穆。若是傍晚时分,晚霞辉映白雪,遥望之下,洁白瑰丽,实在是难言的壮美。

冬雪研墨,诗画纷呈。夏都冬雪,有清疏,有磅礴,有雅致······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浅黛)